文魈

两种颜色

两种感觉

深夜发疯

我一直在想

如果我当时

大喊出的是

我想你   我在找你

或者

我爱你

事情是不是就会变得不一样?


不过

现在也好

一生无恋

一身自由

又又又又瞎涂

暖风惹人醉(一)

看才女的连载

妧婉:

    当我坐上飞机的那一刻,当我真实的窝在飞机座椅上,闭上眼睛,深吸到的是不流动的混杂各种不同的气味,嘈杂的人声充斥在耳边,可我却异常的安心。


    从我做这个决定开始时,各种不同的声音出现,出现扰乱或者默许我的意见。可是,我终是抛弃了杂念,一心的决定去见他。我想跟他说,我还是从前那样,那样的不管不顾,无所顾忌,还是如此的执拗。


    ……


    飞机一点也不平稳,颠簸的很厉害,睡得也并不安稳,我总是在朦胧睡梦中听见他对我说:


    “你走吧。”轻飘飘的三个字,轻到我根本抓不住,从前便觉得他无情,如今再思忆,只觉着内疚。


    


        飞机降落的时候一直在颠簸,我恐怕出些事情,断送了我见他的最后一面,如若死,我便再也见不到他的最后一面,但他未必愿意见我最后一面。


    飞机平稳降落后,我还是死死的抓着两侧的扶手,上下牙齿打颤不停,是了,我真的很怕死,很怕。


    睁开眼的瞬间,飞机广播响起,欢迎来到美丽的青岛,我透过窗户看到了蔚蓝的天空,柔柔的云彩,心情无比放松但又不能完全放松,因为,我还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些什么




    出机场以后,打了车去往我租的房子,租的房子虽然小,但是南边的窗户正对大海,上大学那会就一直对海景房念念不忘,如今,住的倒真的是“海景房”,沿途跟司机聊天,因为我跟他讲我是在青岛上的大学,出去又回来了,我感觉司机很开心,他说这两年青岛发展的很好了,不比一些省会城市差,说完又咯咯咯的笑起来,车子正好驶到了临海的一条路,我侧眸看着波光粼粼的大海,点点的阳光穿过云层洒在这片大海上,我抑制不住的呢喃:“一昂,我回来了。”

又又一个瞎涂

换了一种上色方式